這個星期都在病,咳到飛起,鼻涕狂流,痾到七彩,肚痛到飛起。在這個時候,我便會覺得,平時吃得太多好吃的,就要在這個時候還。

本以為在周末的假期可以來一個休息多點,藉著假期可以抖抖,誰知周末才來大大大大病。

上周五放工後,去看醫生覆診,我平時都是去養和醫院看門診的,大家會問為什麼我家住北角,卻走到跑馬地看醫生,原因是他們有我所有的病歷。

那天去等看醫生,足足用了我三個多小時,等到人都顛。當中除了很多病人外,其實醫院的安排也非常失當。是什麼失當,不想再提了,反正已過去了。這次看醫生,特別叫醫生開重藥給我,反正周末不用怕吃會令人眼訓的藥嘛!

周六,本以為周五晚吃完那些勁藥後,會感覺好一點,誰知一點也不。這天是以前我在廣告公司工作的舊上司婚宴,不能放飛機,也不會放飛機,所以硬撐著也來到深灣出席她的婚宴。五時便到達,先觀禮,再飲宴。這天見回以前一起打拚的舊同事,大家傾下計,講下無聊野,多開心的一天。回家後,突然想起,那時我們在公司每晚喪OT的日子,有感時間過得真快。這晚的婚宴,沒有大排延席,但氣氛warm & cosy,最喜歡就是這種感覺。在此祝福Carol &Dick新婚快樂,永遠幸福。

出席完婚宴,本想再撐多一場,去好友Athena的生日派對,給她一個驚喜。(為什麼是驚喜?因為一直我也說去不了!)但那晚去完婚宴,感覺到我的病又嚴重了,去到生日會也不能喝酒,也不能大叫,唯有繼續缺席了。但心底裡卻為好友送上無限的祝福,希望她每一更都快樂,快點找個好男人!

周日,大件事,只能用四個字形容:病到飛起!結果全日攤在家裡的沙發休息,夠鐘便吃藥,吃的是我最討厭的白粥!老老實實,白粥真的是我最討厭吃的,因為每次吃白粥,都是我病的時候。想起上星期買了一些高菜放在雪櫃,想也不想,拿出來佐粥吃!(朋友說我最好連高菜也不用放在吃,但白粥真的頂不了呢!)

在家裡的一天,超無聊。幸好還有力氣做一點家務,將衫放進洗衣機這些工作,我還做得了。(沒辦法,獨居的生活就是得靠自己!)想起早兩天買了些雪梨(4個)和蘋果(3個)回家,三兩下便洗這些洗洗切切,加兩粒蜜棗(水的份量,蓋過雪梨和蘋果就行。因為咳,所以沒放冰糖!蜜棗也夠清甜),煲了個多小時,一鍋雪梨蘋果水已ready給自己喝,最適合咳到肺甩的我去潤潤喉。

整篇博文,亮點來了。直到晚上,肚痛到七彩,痾了我也忘了多少次。(一定是平時吃得太多好東西,現在來報應!)一邊肚痛,一邊痾,一邊看著三色台那個爛到爆的頒獎禮,看完只有十一時多,便跑去睡,意圖或企圖,希望不在肚痛。救命~誰知半夜肚痛醒,又痾。注定今天上不了班,救命~ 又report sick。我已經忘了這兩個月我請了多少病假,病了多少次。天啊!我不想病,真的很辛苦。

今天算好少少,但聲音終於不至於失聲,但還在肚痛。再去看醫生,終於不用等到好像上周五的,一個小時內,可離開到醫院。不過今天去看醫生時又見到那些缺德的病人,他們自己咳到顛,還不戴口罩,他們是不是以為「以毒攻毒」這一招會work呢?

離開醫院直奔超市,買了大堆口罩,準備明天上班用的。

Related post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